總是在不經意的回眸處~想網住那虛無飄渺的靈魂

時間在風的輕拂中穿梭...
一個人的時候,不是空洞的發愁,就是檢了這又丟了那兒...
手邊像有做不完的工作,規劃只是擺著好看的藉口;
筆記放在案頭,日誌的空白處怎麼補救,每天的六件事有沒在推動;

吉他的練唱仍在幼稚園的起步,想用投機的指法,道行卻嫌不夠,轉調的時候
左手顧不了右手,右手想跟著嘴唇的啟合,T1-23-1,T1-23-1好像又不怎麼配合,
C大調簡單得沒話說,G7跟它的巒生兄弟差不多,穿梭在音符的跳躍中~顯得迷濛..
左手痛了休息再來過,別人可以我沒理由停滯不動,再多的說詞都無法交代自己的懶惰,
"走唱"生涯不是夢,太湖船~就能引領我衝過~激流.....

呼拉圈40分鐘的時間,配合創世紀的播出,簡直是完美的結合,例行公事才3天
就忘了醜女人的悲哀,背後的苦水這麼多,所能承受的"皮肉之苦"又算得了什麼,
別忘了自己許下的承諾,2萬賭注半年還沒結果,可憐還不是阿拉我,見人就說沒停過.
趕不走的揶揄~也向著星空在訴苦...定力是測試你的心防~設限有幾多
忽視我的耐性,終結了歡笑,這兒應該有我停泊的港口
時間分秒不停留,我的世界...裝得還不夠多~

松葉牡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