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年多不算短的日子

舞步...舞曲...舞衣...舞鞋都離我遙遠

想想~還是想~付諸行動..好難

路上窗景依舊

泊車的阿哥換成少年仔

舞票也跟著民生的需求再浮動

黑漆漆...暗摸摸

難道走錯

老鼠蟑螂一窩

看了真倒胃口

舞場文化脈絡

越來越見低俗

音樂聲轟隆隆

提不起扭一下的念頭

走~又讓拋錨的老爺車強求

一點點的疏忽

一點點的尷尬

一點點的無趣

拼湊著周六下午的寂寞

松葉牡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