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 獨上西樓 ※
還記得探戈的花步是他教我的;他非常自豪是因為在他的
圈子裡,沒人能比得上他~~舞棍並非浪得虛名.
員樹林的那一票,愛瘋'愛玩'愛喝酒'愛跳舞'愛交女朋友.
好像是他們的標誌,就像被定型一樣;說也奇怪,我總是逃
不過他們的"勢力範圍",在不知不覺中,莫名其妙的又成
了"某某大哥的女人",好笑到了極點,總是有好事者電話
詢問,以探究竟.

每次大夥兒出來玩都很有趣,熱鬧不說還有共同的話題,
台北好玩的舞場幾乎都跑遍了,他們也會盡可能的找些
新鮮刺激的夜店,讓我們通宵狂歡;我始終堅持不喝酒'
不外宿、不單飛、不屈就~~

他很喜歡聽我唱歌,就是因為他很君子,又很海派作風,
我很少拒絕他的邀約,雖然他已有家室.
我好像和射手座的人特別有緣,細數我的好友、男朋友、
幾乎都是這個星座的.

他生日那天晚上,我們去好樂迪共渡,拎著6吋的小蛋糕,
帶著一瓶XO(我送他的生日禮物),從7點唱到凌晨1點,
期間他"家後"奪命連環叩不下10通,催他回家慶生;
一屋子的人在等他,我意興闌珊,索性不再唱下去~~~
請他回家去....  
他卻毅然關掉手機....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松葉牡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