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縷情愆
認識他不過是耶誕舞會的事;真是低估了他,怎麼會取得我的
電話號碼?一天照上下班打卡制的請安探詢,接連數日我已沒
有耐心再"敷衍"他了.
星期天本想睡到自然醒,他老兄像個鬧鐘一樣準時來電,
說邀請我共進午餐,然後再跳茶舞,晚上去看電影~~週末的狂熱~~

[抱歉!好多家事要做,沒時間],我一口回絕;半箇鐘頭後電話
鈴響,又是他,[真的不行,假日我都要幫媽媽分擔家事]
還是軟性的拒絕;...11點半以前,他起碼"煩"了我8次,擾得
我有假似沒假,靈機一動,好吧!將就答應他囉!

午餐的約會我提議~天王西餐廳~當時是桃園屬一屬二的高檔區.
點了最貴的(海陸空全餐),有鮮蝦'鮭魚'烤乳鴿'精緻.好吃又
美味,吃得很開心.茶舞的地點就在附近的地下舞廳,適巧又碰到熟
朋友,就理所當然的和朋友跳起舞來,一支接著一支,無視於他的存在,
跳得不亦樂乎.

之後無心與他共進晚餐,只想"逃之夭夭"
一次的勉為其難,只想讓他知難而退,反倒是打響了我的知名度,
他連上的兄弟都想"一睹芳容",佩服我能將出了名的小氣財神,
窘迫到江郎"財"盡.因為聽說他回到營區已經沒錢付計程車費啦!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松葉牡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