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 窗外有婪天 ※
(聽說新來的廠長很機車,不好混ㄜ,小心為是)
蝶很詭異的表情,眨著眼嘻笑著說.
心想再怎麼難纏的也與我無關,礙不到我.只要工作不犯錯,
效率第一出貨無憂,品質ok沒煩惱,天王老子也管不了.

新官上任沒幾天,經理來通知我
(廠長要你的作業流程規劃,晚上留下來解說,他想對公司週遭的事務多了解)
(好的!還有其他要交代的事嗎?)我輕鬆應對,看著阿枝在一旁偷笑.
他是個不茍言笑,沉穩多慮型的長者,行事低調態度從容,
不容易解讀心思的人.

我將資料準備齊全,放在桌上...
廠長笑容可掬的走向我,
(麻煩妳,環境四周我都不熟,你是本地人,引介引介)
我指著資料(您需要的都在這,我來向您報告)
(不急!不急!我們先去吃晚餐,忙了一天肚子好餓)他走過來要拉我的手.
怎麼全廠都走光了,只留我一個;不安的情緒開始作祟...
(今天不需要加班,我只留下妳來解說,聽說妳很能幹,什麼都懂...)

愈看他愈不對勁,什麼跟什麼嘛!好想落跑~~
晚上應付他....就像是誤闖叢林的麋鹿,遇到了飢餓已久的猛虎;
那付嘴臉好陌生,好恐怖,也好險惡...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松葉牡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