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來都沒感受過零下幾度的滋味,今天可受夠啦!
北美最大的滑雪場~Whistler
整片雪白的山頭,紅男綠女穿梭期間。雪橇、滑板、全副武裝看似笨重的裝備,
自山頭順勢而下的輕巧,遠遠望去煞似美麗;坐在纜車上往下看,很有規律的Z字型,
滑雪人如行雲流水般的優游靈巧,身手矯健者通行無阻;剛入門的常摔個連滾帶爬,
要不就是四腳朝天,鼻紅臉青痛得哇哇叫,卻仍樂此不疲,讓歡笑聲四起。

 

傍晚Burnaby的一場大雪,下得飛雪如蝗蟲過境般的狂瀉而來,一片片的掉落在
髮際眉間,清晰可見它晶瑩的絲絮,來往的行人從容的漫步期間,銀幕裡的場景
即現眼前,除了欣喜還有浪漫;可苦了開車的老爺先生,輪胎在雪地裡打滑,
動彈不得 ,短短十五分鐘的車程,走走停停,一個鐘頭還到不了家;尤其是住在
山上別墅區的住戶可慘了。雪下太大,巴士全部停駛,車陣中橫七豎八的狀況,
在台灣只有連環車禍時才看得到;難怪當地人都不喜歡下雪,想到就頭皮發麻~
經過大雪的折騰,車就僵在大馬路的車陣中,30分鐘過去,一個小時過去....

這種情形若發生在可愛的台灣,肯定是怨聲載道,國罵、三字經、長輩問候語
全部出籠,此起彼落,猶如混聲四部大合唱般的不和諧。

今天~車上還是和剛上車時一樣,沒多大改變,倒是有些人住得比較近,所幸
下車徒步回家,也沒多說,也沒抱怨,因為大家都習慣了....老天爺作怪,能怪誰?

 
在渡船上依著欄杆拍了一張相片留念。
渡船好大>>有餐廳、娛樂室、咖啡廳、還有視聽娛樂間.....
我竟然會暈船>>>真的是煞風景;眼看著好多加拿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