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見紅燈的指示號還亮在98

沒耐性的我轉身掉頭繞小徑

天雨路滑車燈沒長眼

輪胎碰到鐵板無力可施

像雲霄飛車失控打滑

摔得車不動我不起

躺在溼冷的地上

就在午夜的街頭

十字路旁三不管地帶



沒人睬

沒人救援



靠著意志力的支撐

爬起又跌落

跌落再爬起

車傷得很重

完全不動

它完全不聽使喚



心痛

手更痛

腳扭傷

我這是礙著誰啦!
夠衰

松葉牡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