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處了六年多,在端午節那天,愛車正式跟我談判。

外表看起來還未達遲暮,身體機能卻大不如前.除了心臟衰竭、

氣喘、燥鬱、四肢無力,動不動就罷工,連大氣都不喘一聲,

常讓我感慨萬千,不得不小心伺候,結果呢...仍是不給我好臉

色看,端午節當天在大街上,大膽跟我say  good bye ;給我難

勘不說,還耍盡脾氣和我示威,我除了忍耐又能奈它何?

 

延續了二星期,看它癌末無法醫治,索性將它安樂死; 今天一大

早,帶著心酸的傷感,忍痛幫它辦了死亡証明書,終結它的一生.

松葉牡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