馬來西亞旅遊返台的第2天,又乖乖回到醫院接受第5次化療;

難纏的4次小紅莓結束,接踵而來的是醫師口中更厲害的腳色-紫杉醇.

住院期間注射藥劑只有九個多小時,當天晚上就拔針,完全沒有

任何不適應症狀,只是胃口不好,不想吃餐飲罷了...

晚上一覺睡到天亮,胃口依然無味,嘴巴裡淡得出奇,口水不停

的翻騰想作怪~~

家人一早熬煮的牛肉丸鹹粥,我試著勉強吃了一碗,隔沒半個鐘頭,

吐個精光,連膽汁、胃酸都一鼓作氣的回饋,嘔心瀝血的苦痛,現在才開始...

2/8一早去醫院打了白血球生長素,手腳感覺痠軟無力,全身搔癢難忍;

明知不能抓,但雙手仍在磨偁,就是希望能減輕搔癢的難受感。

天氣好冷,冷的在房間裡直打哆嗩,衣服穿了一件又一件,套在身上

也不覺溫暖,除了睡覺  還是睡覺,睡覺能暫時忘記疼痛....

松葉牡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