整理房間時,發現一本三十幾年前的舊日記,
斑駁的封面,泛黃的紙張,裡面有多少不勘
回首的往事,看著看著…,
我又在回憶的迷魂陣中哭泣,
不是說過
【曾經譬如昨日死,未來就若今日生。】

我的過去已成夢
何必自尋煩惱憂
種種牽掛勿上心
個人造業個人修

人生的一張白紙
我渲染的色彩好慌亂
不該有的顏色
我塗上了
該有的顏色
我卻塗錯了
拿著筆的手
不知哪裡該多加兩筆
哪裡又該點到為止

松葉牡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