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準備出門,午後的一場大雨,切斷了我的遊興路;磨蹭再三,經友人一再催促
才像大姑娘上花轎般的輕移蓮步,暗自嘀咕,又要去金格,昨天才唱到店家打烊,
特別喜歡的歌,這兒又沒收錄,這時段人最多,想唱歌的意念,被雨淋濕了一半.

果不如期然,滿屋子的蝦兵蟹將,二十來個人頭,一人唱一首,一個鐘頭還不夠,
很想換地方,只可惜門外淅瀝花啦的雨聲在幫忙留客;場地不大,擠了那麼多人,
空氣混濁得煙霧迷離,麥克風的聲音開得好大聲,好像和雨相抗衡,舞台中有三隊
婆婆媽媽在跳社交舞,看她們熟稔的程度,應該經常聚會在此,歌者的~含淚跳恰恰,
跳到舞台都在震動;黑色蛋糕短裙,邊唱邊搖,在場的男士如同欣賞電子花車一般;
熱鬧有餘,節拍不足,簡直就是師傅烤燒餅時忘了灑上芝麻...

要等上一個小時,二話不說偷溜啦!撐著一把花格傘,享受雨中漫步的詩情.
足蹬高跟鞋,優雅的在別墅區閒逛,看著矮牆攀爬的九重葛,圍籬上的瓦盆,粉紅'艷紅
的玫瑰正在接受雨的洗禮,垂弔著還彎著腰想心事,一棵造景的矮槭樹,紅得好搶眼,
一片綠油油的草坪中,顯得格外亮眼,走著走著小腿肚的肌肉在發飆,
只得打道回金格囉!

一陣刺耳的煞車聲,迅速的集結了人潮,帶我開門觀望之際,頻感覺又是一起車禍;
沒有紅綠燈的T字路口,轎車和摩托車也成T字型,交錯橫陳在路邊的反射鏡前,
機車騎士倒臥在地,已失去知覺,差不多7~8分鐘的光景,救護車和警車相繼趕到,
單架抬走那位受傷卻毫無意識的騎士,警察拿著勘查的工具,在地上做記號,在雨中
作業,顯得好悽涼,眼見那位汽車駕駛,比手畫腳的訴說原委,到底是誰的錯,恐怕
要看傷者的情況來做判斷了,台灣的法律不是都如此嗎?

松葉牡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