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長爭得薄情知,春初早被相思染***

去醫院看檢查結果,醫師說沒有問題,只是告訴
我不要太性急,不要給自己壓力,盡量放輕鬆,
步調放慢,自然就會好. 希望是真的.

下午回娘家看老爸,本想遊說爸媽搬來與我同住,
一則方便照顧,二則社區內有很多適合倆老的去處,
健身房'卡拉OK視聽室,還有很多銀髮族的老人家,
可以閒話家常;老媽有太多的顧慮,放心不下的事太多,
暫且作罷.

談到回四川的情景,不說話的老爸竟然老淚縱橫,
當場嚇得我回不了神;自我有記憶以來,從不曾
看過老爸流淚,即使爺爺奶奶過世,老爸也是痛在心裡,
滿臉的哀傷.

我急忙到他身邊,幫老爸拭淚;
告訴他:[我一定會陪你回去,你放心,一定陪你回去.]
我很清楚這是他老人家唯一的心願.
我的心也在哭泣..

神啊!老天!主耶穌!觀世音菩薩! 如來!阿拉!達賴喇嘛!
希望祢們聽到我的呼喚...
拜託祢們高抬貴手...
答應我
給我機會陪他老人家回四川;

賜給他
多一些的生命力,
多一點的記憶力,
多一點的好體力,

需要我拿任何東西來換都可以,

只要讓他再回去老家一次就好.

全站熱搜

松葉牡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