★2005/10/12
就是這一次
我逃不開死亡的陰影和魔咒
 
在每一寸肌膚裡吞噬著無言的靈魂 

一層風乾若橘皮似的褐色皮膚
鬆弛的垂吊在骨架上
 
在黑夜的吶喊聲中寂靜的變了模樣
雙頰早已沒有彈性的凹陷沉淪
雙眼也默默地彈性疲乏,欲振乏力 

鈣化的骨骼隱約聽得見咯咯作響的悸動聲
變形的手腳早已不聽使喚顫抖不懈
餵著父親吃飯的手還僵在半空,
他老人家的嘴,再也不肯放鬆;
毫無意識的昏迷

119撥過心裡一陣顫抖,
不祥之兆充滿心頭. 

老爸
你不要走




全站熱搜

松葉牡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