連續幾天的午後雷陣雨,來得急也去得快~像煞我的心情
悶~悶~悶~悶到最高點,就快臨界點突沸,我強忍著極度不滿,聽著電話鈴
聲響起,就神經質的先看顯示窗,~P~沒有顯示電話號碼的~拒接
號碼陌生、怪異的~不接,八九不離十都是詐騙集團的老套,
話筒拿起來,聽到都"煩",就有那麼多吃飽撐著的無賴,用這種騙術來斂財,
說也奇怪,肯定他們知道我在家,有人接聽,就會有人上當

被金莎耍得團團轉,我覺得她也快變成詐騙集團的一員,說得振振有詞,
讓我一次又一次的嚐到~失落~的滋味,她卻不以為然,甘之如飴,
真不清楚她的哪根筋接錯位置,先自欺再來欺人?
還不是得怪我,那麼相信她,拒絕一次不等於原諒一回,我知道她仍不會
罷手~死心的糾纏,玩~續攤~吃吃喝喝~唱歌跳舞,
是目前一成不變的生活模式,我玩了一個輪迴就怕了

邱老闆看著我的履歷,好奇的詢問,心裡七上八下的在打鼓;最近的日子過得無奈,
厭煩了現今的求職生態,誠懇、認真不再受歡迎;年齡的上限成了求職的最大門檻,
即使妳的經歷再豐富,妳的能力有多強,都不是評鑑與考量的基準,
抹煞的可是我的自信與生存價值

全站熱搜

松葉牡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