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班時間已過,好不容易找了個藉口,逃之夭夭;最煩就是快下班前的20分鐘左右,
絕對會有想像不到的工作"丟"過來,還非得接不可,這些繁瑣的信函,勢必經過重重校對
審核,修改之後列印裝冊,苦就苦在回家心切,又要修改、又要咬文嚼字,來龍去脈都
不熟稔,應得冠冕堂皇一番虛應故事,好不容易理出心得來,又被修改得一踏糊塗,我看
這下子,再一個鐘頭也回不了家,只好出此下策囉!真的~有朋友等我.

才從縣府特區拐出來,離中路派出所不遠處的紅綠燈,號誌剛要變成紅燈時,~咻~的一聲,
從我左手邊竄出一輛重型機車,加速如風般的急駛而過,在我前面和我差一個車身的女騎士,
被他擦撞往前推擠,兩部機車同時撞上在前等候燈號的小轎車,男生比較誇張,半個頭卡在
車盤底下,女生則摔倒在人行道,轎車的行李箱撞凹幾處,當時的我嚇得急速避開現場,
最怕看見流血事件,就差那麼一秒鐘的時間,我躲過了這一劫.

綠燈亮了,我神魂未定,只想快些回家,很多人和車都停下來"圍觀"也不知道結局如何?
有時自忖,安分的騎車,也會遭遇不測,殃及無辜該是誰之過?

松葉牡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