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淚也有不聽使喚的時候;好想大哭一場,卻又哭不出來
或許眼神更清楚的知悉,心靈的傷痛還來不及撫平;她乖巧的讓自己放空
找了可以傾吐的出口,藉著聲音傳遞的宣洩,我清楚的知道該如何自處

曾幾何時~傷心'委屈'無辜'都成了我工作時的貼身護法,不時在我四周
神出鬼沒,如影隨形~千奕行的淪落

誣陷'推諉'栽贓'嘲諷'如同剛送走的七月遊魂,,...一次又一次的讓我百口
莫辯~奇妙莫名,張口結舌不知所以;這些不良份子集結滋事,沒有正邪
之分,沒有對錯差異,有的就是~先入為主;   是非黑白已經蕩然無存

dos的程式,在我的職場版圖中,已經消失卻又死而復生;開倒車的伎倆,
我卻笨得一無是處,毫無招架的能力,鍵盤上的字鍵,早已被摧毀得體無完膚,
但它卻苟活著,來折磨我的記憶力
ㄅ半的選字,讓我的敲鍵聲,顯得孤寂無意,我仍不安的在字裡行間穿梭徘徊........

全站熱搜

松葉牡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