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小就喜歡花花草草,常在村子裡的河溝邊、垃圾堆旁,看見會開花的小草株,
就會動手幫他們搬家。那時家裡約有5坪大的庭院,不但有棵結實纍纍的葡萄樹,
還有不經意長大,但營養不良的木瓜樹;有棵柿子樹,是二哥吃過柿子所扔的籽,
也就這麼自然形成,記得只結過4粒果實,就再也不見他開花結果了..


還記得當時晚上沒電視可看,大夥兒(左鄰右舍)都集中在我家院子乘涼,孔媽媽
最會說故事,不但精采還很生動,幾乎都是講大陸發生的故事;媽咪的蟒蛇繞樑,
到現在我還不停的傳頌...


眷村的生活很令人懷念~有趣的騎馬打仗,是兒時刺激過癮的遊戲之一,通常都
會分成兩隊,在稻田裡各築城堡;當時都就地取材,用稻草堆成堡壘,或用竹架,木板
扎成城牆,每隊自選2人要衝鋒陷陣,男生揹著女生,拿著木劍或草編成的長劍,
中間有條分界線,只要女生被對方打下來,就算輸...我是常勝軍,沒有被擊敗的紀錄,
所以很受大夥的歡迎;不過每次玩了回家,都會被媽咪痛打一頓,因為身上的衣服,
不是被對方扯爛掉,就是髒得洗不掉.好多次都是在下雨時去玩,更是驚險萬狀,
摔得滿身是泥漿,整個臉花得分不出誰是誰,跑到一半對方還沒攻擊,就被泥漿滑倒,
難怪現在會有~泥漿摔角~的表演,身歷其境才會感受到...

全站熱搜

松葉牡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