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住長江頭...

雨用憂鬱的淚,將心靈重新粉飾

我的笑聲在黑夜中~凝固冰釋

碩長的身影遲遲不去
是離人的叮嚀
還是風在嘆息

當星星墬跌在你的眉睫

你有萬千個不捨卻還是不說

我有千萬個無奈卻依然守候

倘若失去你是我一生的錯誤

沉默會是最好的註腳

沒有吉他聲的敲擊

貝齒迷人的笑顏依舊

停留在匹克拿捏的指縫間~跌落

將我的記憶...淹沒

松葉牡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